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最新原创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我玩过许多以当地民俗为蓝本,致力于还原传说故事的奇幻冒险游戏。它们水平参差不齐,且玩法也不尽相同,有着极低的下限与相当之高的上限。而《女巫悲歌》就算是在这一类主题里,也能算是较为特殊的一类——虽然故事的主题依旧围绕于本土传说,但游戏的剧情脉络却并不要求玩家一定要遵循原著。游戏赋予了玩家抉择层面超高的自由度,这会令并没有被相关逸闻耳濡目染的我们,也可以很好地沉浸其中。 毕竟,我连斯拉夫在哪都不知道,还想让我代入本土的女巫故事,这实在是有点难为人。而决策层面的高自由度,则会允许玩家自由发挥,哪怕你并不明白这个故事到底要讲什么,也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来行动,一窥西式幻想的人文奇观。 或是当一个单纯的土著,幻想什么的与你何干,你完全可以自己玩自己的 超高的自由度,来源于游戏流程中预设的庞杂支线,几乎每一条主线剧情都会伴随

    2022-11-07 19:00:00
    0 海涅
  • 如果说画面是游戏的皮囊,玩法是游戏的肢体,那么剧情便是游戏的灵魂。优秀的剧情,往往能给游戏赋予第二次生命,让其讨论度经久不衰。《最后生还者2》为什么会被玩家喷得这么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乔尔的死,在玩家的预想里,乔尔就算要死,也是如同英雄一般轰轰烈烈的倒下,或者是安度晚年之后不留遗憾地离开。 结果呢?一个在末世摸爬滚打多年,带着一个小女孩一路乱杀横穿美国的战神,在二代被几个小年轻用高尔夫球棍爆头虐杀,巨大的反差让玩到这里的玩家直呼卧槽。本来这是一个巨大的剧情冲突点,而且二代的剧情塑造也不算弱,但就是因为一代的剧情直接把乔尔和艾莉塑造成思想钢印烙在了玩家的认知里,导致玩家完全无法接受二代的改变。 因此,至今我们还能看到对一代剧情的讨论以及二代的正统之争,连带着顽皮狗Neil都成了玩家群体中的“带明星”除了以主线剧情

    2022-11-07 14:47:29
    0 小咸鱼籽
  • 说起专为残障玩家开发的游戏设备著名,你第一个想到的,或许是微软在前两年推出的Xbox 无障碍控制器。这款外表看上去酷似放大版红白机手柄的设备,可以帮助行动不便的玩家,通过重新定义按钮映射和配置,获得最适合自己的操作方式。 而最近,一位名叫畠山骏也(Jeni)的日本残障玩家,和他所使用的特殊游戏外设,成为了日本网友们关注的焦点。 这款功能类似于街机摇杆的独特外设,是畠山骏也自创的“下巴控制器”。它和其他摇杆最大的不同,就是将传统的顶部塑料球形握把,替换成了一个向内凹陷的缓冲胶垫,用来方便他使用下巴控制摇杆进行游戏操作。而它的材料,则来自日本飞机杯大厂——TENGA旗下的一款名为“POCKET TENGA”的便携式飞机杯。 根据畠山骏也自己描述,他从小就患有严重的肌肉萎缩症,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坐上了轮椅。“我在生活

    2022-11-06 22:29:59
    0 ROOT
  • 2022年11月2日晚19点44分后的一分钟,我会记住这一分钟,因为我在这一分钟里看到了“汤不热”(Tumblr)重新开放成人内容的新闻。 轻博客社交媒体“汤不热”,在几天前宣布将更改他们的社区规则。称出于“艺术表达”与“给用户更多创造空间”的考量,他们将再一次允许用户在使用特定标签时,上传包括“裸露人体”和“成人内容”。这是他们自2018年后首次放开这方面的限制,足以让不少“LSP”直呼“爷青回”。 “汤不热”这个名字,对于一些“新司机”来说,可能已经有些陌生。但对于许多“老司机”来说,一定相当熟悉。作为互联网“涩涩”圈中最著名的网站之一,“汤不热”对互联网“涩涩文化”的影响力,无远弗届。在它如日中天时,它几乎可以说是“涩涩”与“福利”的代名词,即便是人称“福利集中地”的推特(Twitter),在当时都难以与

    2022-11-05 22:27:31
    0 Marvin
  • 《卧龙:苍天陨落》在九月放出的试玩版,向不少玩家露出了其峥嵘面貌的一角,比起初次放出实机PV时引起的期待,这次更添了几分声势。而前不久刚公布的发售日期,则再一次让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玩家,痛恨这小半年时间为何如此漫长。好在“苍天”垂怜,前几日在《卧龙:苍天陨落》的国内发行商中电博亚CE-Asia与光荣特库摩的促成下,我有幸作为媒体代表参加了他们举办的线下试玩会。 除了媒体试玩会,这次还有玩家试玩会,希望看见这篇文章时大家还来得及报名可惜的是,原本以为在这次试玩会上,我能够一睹霸气绝伦的吕布真容,结果只是玩到了一个流程在15分钟左右的展会试玩版,稍显些美中不足。但通过这15分钟的流程,还是能够管中窥豹地看出一些《卧龙:苍天陨落》的真实面貌。下面我将结合这次的试玩体验,为大家带来本次《卧龙:苍天陨落》的试玩报告。而由于

    2022-11-04 22:05:14
    0 Marvin
  • 相信就算我不多说,你大概也知道“刺猬索尼克”在近十年里混得有多惨。对于绝对的业界老兵世嘉来说,这个诞生于主机大战最关键时机的角色,毫无疑问正处于最尴尬的历史时期——在天秤的两头上,分别是怎么都无法被所匹配上当代市场的玩法,以及他作为世嘉最大门面的传奇头衔。现实情况是,别说更容易受到市场大环境影响的普通玩家了,就连我身边的不少游戏编辑老师,也看不太上这只就剩下“跑得快”的蓝色刺猬。在这些大前提下,《索尼克:未知边境》的面世自然包含了放手一搏的含义——而在提前体验了游戏的前一部分内容之后,我也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 我知道,在这之前,你可能已经对《索尼克:未知边境》有了一些不那么正面的了解。比如,面对今年第一支宣传视频放出后受到的差评轰炸,制作组没有选择像电影一样将游戏回炉重做。对此,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你在那支视频中

    2022-11-04 18:00:45
    0 伊東
  • 一直以来,“三国”便是游戏制作最常用的文化题材之一。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动荡时代,群雄割据、英雄辈出,谱写了一曲波澜壮阔的历史。不过,三国本应是一段横跨三代人、长达百年的历史,但为何市面上大多三国游戏却总是将内容过度聚焦于魏蜀吴的前半段剧情,几乎没有三国后期的剧情,更别提有晋国什么事儿,仿佛三国就只是那一代人的故事。 若细究原因,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无疑是“罪魁祸首”。其精彩纷呈的情节设计,个性鲜明的人物刻画与谋略博弈,使其影响力远超史书《三国志》,成为大多数人的“三国”启蒙。但《三国演义》毕竟只是一本小说,而且是一部倾向性非常强的小说,全书共120回,以时间顺序:黄巾之乱、诸侯纷争、三国鼎立到三国归晋五个部分展开,可光到三国鼎立,诸葛亮南征北战就花了一百零四回,最后几十年的三国归晋仅占全书的后十五回。这不仅导致晋

    2022-11-04 17:20:26
    0 小咸鱼籽
  • 小升初那年的九月,我照例在放学后偷偷开溜,准备到附近邮局边的“报刊零售”店瞅瞅,最新一期的《知音漫客》到没到。一般来说,等买完书后回到家,这本《知音漫客》会藏在我皮肤和衣物的空隙里,贴着身体躲过家长的审查,再到夜晚写作业时出现。但在报刊亭货架找《知音漫客》时,我看见一本同样有着“MK”前缀的杂志——《漫客·小说绘》。吸引我的除了熟悉的“漫客”,还有杂志塑封上红底白字清晰的标识“创刊号,5元两本”。我把“小说绘”端到手中,像买菜式地掂了掂“不错,页数厚,分量也挺足”。 “反正也就五块钱”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带着好奇买下了这本《漫客·小说绘》,并在走出店门后,立刻撕开塑封翻看起了封面。五块钱不多,但也不算少,我迫切地需要确认投资回报。于是,在邮局的台阶上,借着“报刊零售”的灯光,我开始读“小说绘”翻开后的第一个故事《

    2022-11-03 19:14:12
    0 中等偏下
  • 数天前,油管知名《我的世界》博主——Aphmau,上传了一部“劲爆”的视频。她和她的团队,为《我的世界》制作了一款“亲吻MOD”,可以匹配任何两个玩家、NPC甚至是物块。匹配度达标的,将会进行一场浪漫之吻。这部视频最让人“心跳不已”的,是Aphmau与其他博主之间的暧昧互动。当然,基于《我的世界》MOD其本身的“搞怪”特性,整场心跳之旅也掺杂了不少“牛与羊”或者“人与树”之类的沙雕组合。 即使是玩家与树,也可以“浪漫起来”准确来说,这部视频就是一场玩玩暧昧、口嗨打打擦边球的群像剧。就算内容上披着《我的世界》的外衣,似乎也没什么可以说道的。但在视频发布的第一天,也就是10月31日,它成功冲上了当日油管游戏分区的榜首。这还是在那场“色色封杀”之后,首次登录游戏分区热度榜首,且有擦边球内容的《我的世界》视频。它的出现

    2022-11-02 22:46:10
    0 海星罐头
  • 自古乱世出英雄,三国更是被人们认为是最英杰辈出的一代。曹魏、蜀汉、东吴能在各大势力中脱颖而出,正是他们吸纳并收服了许多优秀谋臣、猛将与豪杰。然而,为什么在三国后期,这堆猛人中间会出现一个“司马”一族呢? 某种程度上,这个结果是一个意外。从当时的天下局势来说,魏国曹家势力众大,司马懿是完全没有机会的。曹操显然也不担心这一点,对司马懿委以重任,还让曹丕多多重用司马懿。可曹操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基因好像有点不太给力。公元220年,曹操病死,享年六十六岁,曹丕成为第一继承人。随后曹丕逼迫刘协让位,正式取代了汉王朝,继续重用司马懿。然而曹丕在位才六年,就病死,享年四十。后魏明帝曹叡继位,在位十三年,病死,享年三十六。不过,曹叡倒是非常忌惮司马懿,全力支持宗室曹爽来抗衡司马懿,让司马懿备受排挤。但曹叡在位期间,与司马懿干了一件

    2022-11-02 16:53:33
    0 小咸鱼籽
  • “我曾参加过一个项目,就是《猎魔人》。其中,一些编剧非常不喜欢这些书籍和游戏(甚至主动地嘲讽原始材料)。这是灾难和士气低落的根源。”这句话出自Netflix剧集《猎魔人》前制片人,Beau DeMayo最近的一次Instagram故事问答。这原本只是Beau DeMayo为其新片《X战警97》举行的一次“网友解惑”活动,却在问题转向制作团队的构成后,涉及到了《猎魔人》剧组的过往。 Beau DeMayo在直播中告诉网友,他在自己的影视创作生涯中积累下来了众多经验,其中就有这样一点:剧组的每个成员都必须是这个项目的粉丝。这份经验,就来自网飞的《猎魔人》剧集。这或许就能解释,所谓基于原著而不是游戏改编的《猎魔人》第一季,为何还会有许多脱离原著的情节。而且,故事的叙事节奏也相对混乱,让了解这个IP的观众感到思绪纷杂,

    2022-11-01 21:29:14
    0
  • 作为去年联赛的总冠军,上海龙之队今年依旧以非常稳定的发挥,获得了代表“守望先锋联赛”2022赛季东部赛区参加赛季季后赛的机会。目前,上海龙之队已经抵达了这次季后赛的线下举办场地——美国洛杉矶安纳海姆会议中心,未来几天内,他们将在这里和来自全球的其他战队展开对决,角逐唯一的冠军奖杯。在比赛正式开始前,我们也有幸和国内其他媒体一起,采访到了上海龙之队的教练Moon和三位主力选手Lip、Fleta、Izayaki,简单聊了聊目前的队伍状态,以及他们各自对《守望先锋》“归来”版本的理解。Q:每次版本更新和推出新英雄时,上海龙的队员们都能很好地适应这些新内容,那么教练认为适应新版本的关键是什么?作为教练,要怎样在新版本中帮助队员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A(Moon):因为我们在打常规赛时,“归来”版本还没有正式上线,所以思来

    2022-11-01 15:31:33
    0 廉颇
  • 从10月31日到11月4日,“守望先锋联赛”2022赛季季后赛及总决赛,将在曾作为多届暴雪嘉年华主办场地的,美国洛杉矶安纳海姆会议中心隆重举办。作为自2019赛季以来,首次回归线下举办的赛季季后赛和总决赛,这次为期五天的比赛日程,自然受到了来自全球《守望先锋》玩家的广泛关注。在这次比赛正式开始前,我们也有幸和国内其他媒体一起,采访到了这次代表“守望先锋联赛”东部赛区出赛的杭州闪电队,和闪电队的队员以及教练们,聊了聊这次重回线下的比赛、目前的队伍状态,以及他们各自对《守望先锋》“归来”版本的理解。 Q:本赛季杭州闪电队一直在强调赛训组的建设,那么目前教练认为杭州闪电队赛训组的建设是否达到预期?是否如当初所说,成为了一支拥有争冠实力的赛训团队?又是否还存在着一些不足?A(主教练Changgoon):仅从目

    2022-11-01 14:58:15
    0 廉颇
  • 故事来自一个夜晚。在经历过漫长又寂静的春夏后,不久前的十一黄金周,我和大部分同事都决定回家看看。客运站的长途大巴颠簸着将我传回出生点,在长达五小时的读条后,我的双脚再次踏上熟悉的土地。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车站,那是在车上就已经约好饭局的朋友,送外卖的阿伟,拧螺丝的阿权,再加上个晒宣纸的老毕。限过速的电动车呼啸而过,人造皮坐垫换成暗红的沙发套,锅子上的热气开始模糊我们的镜片,葱段和枸杞在白锅里浮浮沉沉,艳红的辣椒则在红锅里翻来滚去,一连串细密密的气泡出现在锅底,又团成大团涌出水面。“草,你把火关小点,汤都溅老子身上了。”名为青春的回忆,短暂地返场。 情到深处难自抑,我们肆无忌惮地聊起那些青葱时光,谁没喜欢过几个耀眼的女同学呢?在经过足够长时间的浸泡后,那些青春里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成为如今值得“走一个”的秘辛,挑逗

    2022-10-31 15:23:53
    0 中等偏下
  • 你在抖音上见过的最愚蠢的、最博人眼球的举措,有哪些?或许,有不少人会提及“老八”。 类似于“老八秘制小汉堡,好吃又管饱”,或者“加油,奥力给,干了兄弟们嗷”等“老八圣经”,虽已不再是风潮,但他的“音容笑貌”依旧存留于世,化为梗图和笑谈保存在互联网上。当然,也会有不少人会想起“虎哥”。 不论是他的“宣言”,或者是“一脚踢出个夏天”的菊次郎之舞等等经典,仍旧流传在知晓“东北往事”的网友心中。这些博人眼球的愚昧之举,虽为他们招来了无数的嘲讽与骂名,但更多的是被猎奇心态所指使,前来观摩的互联网乐子人。但在国外,有这么一批人,他们的疯狂和迷茫,恐怕中文互联网最资深的乐子人,看到后也绝对笑不出来。 十月二十七日,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一辆起亚牌(KIA)轿车在高速隔离带侧翻,车上的六名乘客中有四名当场死亡

    2022-10-29 23:29:27
    0 海星罐头